ITEEDU

2014-07-17太空学院第十九次教学

创建时间:2014-7-18 0:36   修改时间:2014-7-18 17:22

视频下载:http://pan.baidu.com/s/1bngsJW7 VAO提供
在线观看:http://www.livestream.com/kesheworkshop/video?clipId=pla_f7893467-5a6f-4503-acf3-7b7cbdebce7a&utm_source=lslibrary&utm_medium=ui-thumb
(欢迎学习爱好者传阅,若转载请注明文本来源不要断章取义,尊重你所看到信息的完整性)

口译:漫步环宇
录音:漫步环宇
打字:镜公子、小坦、一心、非常道木头人
复制:KESHE_HUMAN
统合:KESHE_HUMAN
RICK:那么我们现在开始这次的网络教学,欢迎各位来参加第19次的网络教学,今天我们邀请来了凯史先生和几位知识寻求者,来自太空学院的。我并没有和他们在一起,但实际上是即时在这里也是在一起的,他们位于意大利北部的一个小城镇中,现在呢通过SKYPE沟通,还有通过我们现场实时的流媒体和我们共同来参与这次的网络教学,好的,我们就现在就来把麦交给KESHE先生和来自太空学院的其他的知识寻求者他们来介绍这次有哪些新的教学内容。
 
KESHE:大家好,中午好,晚上好,无论你在那里都向各位问好,那么今天呢我们要说的内容相对要少一些,因为就像我们上周所提到的那样,那么从这次开始我们将来讨论KESHE基金会各个技术背后的一些情况,尤其是在这个医疗方面,过去的几个月当中我们一直集中讨论有关制作反应器当中的问题,还有制造纳米材料的问题,还有另外一个我们要特别注意情况就是:有关人体和生物学方面情况,以及他们的影响,我们是如何来理解这些事情,尽管有些事情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看起来有些奇怪,实际上这是最自然的一种方式来做这些事情,那么在我们开始今天的一些交流之前我想还是要谈一些其它的一些事情,我们知道有些人对这些事情是比较关心的,下周四之后KESHE基金会就会进入暑假的这个时候了,所以直到下个星期四的早上,但是如果你们觉得一切都正常,如果还想继续的话呢,就是在暑假这四个星期当中,我们还可以继续进行网络教学,无论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网友学员也会参加,我们仍然还会同样保持这样的进程继续进行下去,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要和保加利亚的团队来共同进行这些网络教学,因为当时最初的两周,就是我们就在保加利亚的团队来进行这些网络教学,当时是由ELIYA她们在一起共同协助进行的这些教学,所以届时,我们也会和保加利亚的那些同事和科学家来进行我们的这些教学。你可以可以提一些关这些问题,我们将要做什么的这些问题,那么另外一些各位要了解那些事情呢,就是上周和世界各国宗教领袖召开了这个会议的一些情况,让一些人有所了解,应该说我们进行了让人感到非常愉快的会议,这些会议呢本来只预计周一举行一天的,实际上会议在周六开始的,实际上到周一才最终结束,实际上是历时三天的会员,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谈到了很多事情,在这过程当中,就关于各种有关和平涉及到的各种问题进行了讨论,也谈到他们对当今情况的了解,和他们对KESHE基金会有那些期望的一些事情,还谈到了相对于KESHE基金会的理念的问题,实际上也就理解到我们通过这种方式传播给普通的民众,让他们能够理解这一切。其中有一点就是让通过普通民众先了解这些科学知识,为即将到来的这些改变准好准备,所以我们还要宣布要成立两个新的学院或者大学,这也是从我们上周会议当中所谈论的一些事情,我想这个事情将会在未来的几周时间当中谈妥的,届时我们将会对外公布,那么当对这两所大学这些事情谈妥之后,我们会把具体的情况公布出来,我们所理解的就是我们这次会议的结果在上周的时候,无论你是基督教还是伊斯兰教,犹太教,印度教,无论你在那里你都可以从现在开始到一个地方去向你的神进行祈祷,所以说现在的这个区别他就不是一个场所, 而是场所中不同的神祗,有人可能不喜欢听我们所说的这些内容,所以说,能听到我说话吗 ?
VINCE:能听到。

KESHE:好的没问题,所以我们所说的就是一个造物者他可能有这样的一种想法,比如我们提到说基督的回归,还有就是伊斯兰中所提到的这方面的情况,但是在东方的文化当中就没有这方面的内容,比如在印度宗教当中没有这方面的内容,所以从很多程度上,实际上我们把所有的这些问题都归结到一起,我们最终能够理解,无论以任何形式还是名义所进行祈祷的这些场所,从现在开始都成为归结为同样的了,这样宗教的名义或者名字就都变得没有意义了,比如说有基督教信仰的人可以到清真寺里去祈祷,但这实际上就让我回想起我小时候的情况,很多人也知道我是有犹太人的一个背景,大约15年前,我在特拉维夫遇到了我的一个叔叔,然后叔叔向我解释说我爷爷是一个虔诚的犹太教教徒,他就经常去卡马纳,就在这些清真寺当中祈祷,然后他们有些人就很奇怪,一个犹太人怎么这么熟悉伊斯兰教的这些做法呢,因为实际上我们之前是一起一家的,现在我们又回到了同样的一个轨道上,那么从现在开始无论你用什么的方式名义都可以同样的一个住所祈祷,也就是说在神职的这个住所上这个问题上已经不存在任何的分裂了,所以如果你是一个穆斯林信仰者,你可以去教堂进行祈祷,或者说你如果是一个天主教徒,清教徒,也都可以到相互各自的地方去祈祷,犹太教徒也可以到清真寺去祈祷,就好像我的祖父所做的那样,所以我们通过这样的一个举措,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改变。第二次的世界宗教领袖会议我们设定在8月29号举行,那么给世界各国宗教领袖的邀请也已经发出去了,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就可以来参加这次会议或者可以派出代表团参加这次会议,你需要向前迈向一步,但我们也知道以这样的方式去推进这件事情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这些针对于世界各国政客,宗教领袖,这么做并不容易。这会给他们带来很多问题,同样对他们的职位也带来很多的问题,在很多的程度上,我们并不会随便去和一些先知谈论一些事情,或者说向任何的教父或者说宗教领袖来谈论这些事情,以便能够得到和他们这种神职起到一种交流,那么通过这种方式,我们通过我们自己的存在看到了一些神祗,还有我们自己的行为所以就看到了神,所以呢我也非常欢迎各位和我们一起来祈祷,在清真寺当中,或者在一些寺庙当中来和这些信众在一些地方一起祈祷。很多年来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那么现在我也看到世界各地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我们的这一行列当中,有关凯史的反应器的问题,在上周时,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非常临界的状态。我们会向我们的知识寻求者,要求他们在这个事件上保持完全的沉默,因为我们目前所处于的关键的临界的这样的状态,我也要求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不要发布任何有关反应器进展的信息和图片。那么最终要等到我们最终做好决定,达到了什么样的一个状态,然后来宣布这些事情,而且同时由于我们目前在意大利,所以我们要尊重意大利政府的意见,我们之前也有相关的一些协议,就是在反应器太空技术上面,取得任何突破性的进展之前,事先要通知他们,最终这个事情要通过意大利政府来对外宣布这些技术性的突破。或者说我们需要和他们共同的来完成这个过程。或者说把相关的进展通知他们。所以我们需要尊重他们的这些条件。因为目前我们在意大利这里进行各方面的实验。但是我现在还是要通知各位,就是我们目前和知识寻求者在反应器运行方面已经达到了飞升前的状态。所以这是我们将要说的事情。从现在开始。我们就不会再将实验室中任何新的情况包括图片发布出来。一直到最后我们宣布是否我们实现了飞升。无论是否实现我们都会有个说法,如果没有实现,各位可能就听不到我们有任何这方面的说法。如果实现了,我们就会公布出来。另一方面,下周四,我们很可能向各位展示生命之杯的一个实物,我们正在完成它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将这些杯子经过制造商制造的流程,它本身是非常简单的,它正在制作过程中。所以现在也基本上也快完成了制造过程

也到了这样一个状态。下周四时,我们很有可能来公布这个杯子的情况,我也希望我们的知识寻求者可以拍摄有关这些杯子的有关图片并把它们公布出来。前期的这些样杯花费了很多钱。人们需要先把它制作出来。但是我相信进入到量产之后,它的价格就不会这么贵了。在目前来看,一个杯子需要的价格大约是12欧元左右。

RICK:你说的是生命之杯的事情吗?

KESHE:是的。我说的就是生命之杯。就是说制作生命之杯,你可以用它来喝水,这样就可以获取到你所需要的所有的能量,就像我们几周前所解释的那样,我们知道,除了最初的一些杯子,现在我已经在本周制造了差不多15个杯子,所以下周我想我们可以向各位展示这些杯子,到时就可以向各位展示它是否是名副其实的。我们也理解这一个杯子并不能制造出我们人体所需要的所有的能量光谱,所以我们制作出了三种不同的杯子,所以这些杯子的组合就可以满足人们的身体所需要的各种能量。或者说至少是今天所需要的大部分能量。

RICK:我想问,你说的这个杯子它最终可以实现量产,所有普通民众都可以买到的还是说它只是一种研究的样品呢?

KESHE:不会的,它是会对所有普通民众都可以购买到的,是量产的。但是我们之前需要去进行安全的实验,不然的话人们就会以为自己也可以做到这些事情,然后去以一种可能会带来伤害的方式去做这些东西。实际上是非常简单的,但是要以一种正确的方式来做它。

RICK: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还要等几个月之后,才能看到它真正的推向市场呢?

KESHE:是的,你可以从我们的凯史基金会的网站上购买这些杯子。我想很有可能是这样的。或者你也可以自己来制作,就如我上周向各位介绍的那样,这里会有很多的改变,而且这些改变将会以一种非常小的方式进行。就如各位所知道的那样,如果你买过我们的书阅读过的话,你会知道有关凯史的电池方面的事情,凯史电池的技术方面的事情。实际上凯史电池这个技术实际上是由德克和我自己来建立的,这个事情是由德克提议创建的。这个是在15年前就有这样的想法来制造出这种所谓全天行的太阳能电池的想法。当时我们在创建这样一个公司,要获取BTV的号码来成立这样一家公司。但是我们当时和比利时政府存在的一些问题,这样他们百般的阻挠让我们无法成功申请这样的一家公司,此过程纠缠了三四年的时间,所以最终也无法制造出我们所说的凯史电池,最终也就把我们想做的这个事情进行了干扰,所以今天我们也可以对外宣布,这种凯史电池(可以全天使用的)的制造和生产,或者说这种全天候使用的小手电筒或面板,现在已经开始生产了。所以我们也期待着在几周时间中,就是在本周制造商已经开始了前期的制作过程。我们就可以提供一些手电筒所需要的材料。这样的话就可以使用这些手电筒,它可以点亮很多个LED灯泡或者LED灯泡的组合。在未来几周中,凯史基金会在世界各地的技术团队将会制作出第一个所谓的太阳能面板,它们的大小从小到1、2平方厘米一直到一平方米这么大,我们认为这些面板可以制造出很大的能量,在此过程中,已经不存在技术问题,因为之前,我们都已经看到它整体的表现和性能。第一台装置如果他们作的一切都很顺利的话,就可很快面世了。


我想就在未来几周的时间就可面世了,各位也已经看到了这种手电筒工作的情况,以及它的工作状态。我们在以前的托斯卡纳的会议上也展示过,所以现在我们基金会对这项技术的商业化,已经开始着手去进行了,通过一家意大利公司来进行,我们并没有对这项技术的权利申请任何的专利来保护我们的权利。我们只是向他们展示如何去制作这个装置,然后告诉他们如何去制作同时把这个技术赠送给他们。而且我还把如何制作这个装置的电路告诉了他们。以便能够实现能量的输出,所以最终这个装置可能会通过他们或通过凯史基金会的网站来供应这些装置,我们认为它应该会非常的便宜,它和全天侯的能量装置可能会有一些区别,相当于我们当今的太阳能面板,它只能在白天时产生能量,而我们的这种能量电池可以在夜晚产生能量,是白天的三倍。但是你需要住在一楼才行,如果你问我,我住在摩天大楼里该怎么办。那我的问答是,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因为这样的话,它会更快的给电池充电。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巨大的不同,在当今的led灯或者太阳能电池当中,用它来给电池充电,但是这是整个过程当中是最费钱的一个部分,一个过程。但是利用我们这项新的技术和已经实现的功能呢,就不要这样麻烦了,你只需要装上一个电容就可以了,实际上要看电容的容量,电容容量大呢,就有更多的能量可以释放出来。如果在晚上时候,它实际上同白天效果是一样,会比白天更亮一些,有更多的能量可以释放出来,因为晚上时候可以通过地面接受更多的能量。这样以来,对于能量消耗方面会带来很多巨大的改变,现在的做法就是从太阳能电池中在白天时候获取到能量,然后通过电网传递下来,存储在电池当中,或去使用它,储在电池中以便晚上可以来使用。但是现在利用这样的一个工艺和方法呢,在晚上的时候,可以直接使用或者吸收更多的能量。这样以来,实际上不是处于生产前一个准备,而是已经基本进入到了一个工业化量产的状态。这个产品将首先由意大利来推出,应该是在今后的几周时间当中由他们来完成这个事情。另外一方面,就是有关清理城市的空气环境污染的问题,实际上也在进展当中,就是清理水质水源的这些装置整个地商业化推广或生产的过程也在进展之中。同时还可以清理或处理土壤当中的污染,整个这些装置,它的商业化的生产就是在今天晚上的时候,他们就将计划正式启动一个进展的过程。之前,这些制造商和相关的各方已经进行相关的很多次很长时间的会议和讨论。也花费了巨额的资金,在不同的科研机构对这项技术进行过评估,对整个装置的功能进行了检测和评估。我之前也看到中为其中一个装置的进行测试所使用的费用,在意大利不同的实验室中去测试这些装置所花费的费用。现在我们基本上进入到了制造这些材料的阶段,就象我上次向各位所解释的那样,直接参与了这种针对福岛问题的一个评估和解决的一个事情。现在这个事情仍然在继续向前进展,我们也和日本政府相关部门就这个问题继续合作,日本政府也指派了相关的部门的专业人员和我们进行合作来推进这个事情的进展。所以,我们的基金会作为一个科研机构,实际上已经进入到了能源科研生产和核泄漏的一个处理的问题上,我们直接参与这些事情,并且将会公布相关的结果,最终这个事情也都会从官方的角度来公布它的一个进展,并不是好象我们在做一些隐秘事情。因为所有的这些相关的政府的机构和部门,他们都参与了这整个的过程。关于福岛污染处理这个问题,这个事情最初是由日本政府首先和我们取得了联系,和我们进行了接触。然后才开始进行推进一个过程,所以整个这个事情是受到了日本政府的支持,并不是由我们凯史基金会单独支持去做这种事的。他们也认可这项技术,并且也向我们提到说这是唯一的一种能够可行的方式,就是一种对他们的水箱进行去污处理的技术,有关对水和土壤处理的一项技术。对水和土壤进行去污染的整个报告是出自政府机构之手,证明是百分之一百是正确的方式,实际上也就确认了我们的技术的真实和正确性。现在我们就已经拥有这些确认的正式文件。


正式的报告,现在我们就已经开始着手来去利用这些技术来完成整个治理污染的过程,将会帮助日本去解决这些问题。而整个的这个过程,将完全会由日本的机构来执行完成,并不会由凯史基金会来完成这个事情。这里面有一些职业的道德还有相关的准则,国家相关的条例,我们是需要遵守的,就是需要去遵守。就好象说日本政府他们通过自己的公司找到了这个问题的解决,然后由他们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尽管他们使用的技术,是由凯史基金会研发出来的,我们也是将这项技术展示给他们,现在我们的这项技术也已经经过了这些核研究机构的独立的一个确认,所以我们也希望不久各位就能看到整个日本的核泄漏的问题能够以一种正确的方式被处理掉,就是对日本的福岛核泄漏的污染得到一个妥善的处理,整个成本是零。它也是我们这样一种合作的方式。这就是目前我们所处于的一个状态。我也知道,各位知道有关马耳他这个团队的一些情况,他们告诉我,在马耳他的医疗中心将会在我们结束了暑假之后,八月份左右的时候,就可以正式的成立,开张营业了。一旦他们把一切工作准备就绪之后呢,凯史基金会就会和马耳他的这些同事来共同地宣布一些更详细的情况,它就会成为一个正式的医疗中心来正式营业,这样的话,有不同疾病的患者就可以前往接受治疗,也可以通过世界各地的诊所或医疗机构和马耳他这个医疗中心来联系,把有关这些患者就送到这里来进行治疗。整个这个事情,马耳他这个凯史基金会的这些同事他们在之前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是由一些非常尽心尽职这些人,他们在过去的这些年当中努力地在准备协调各方面的关系,来对这件事做各种准备。最终就取得了今天他们所取得的这些成就。所以,我也要向他们表示祝贺,他们所做得的这些事情就对有关医疗方面的这些进展的情况,做出了一个巨大的贡献。会对凯史基金会在国际,尤其是在欧洲医疗方面的一个进展起到很大的一个帮助推进作用。当他们对外宣布可以正式,对外开放他们医疗中心的时候,就是在八月底的时候,我们也会直接地来对外宣布这个医疗中心的成立。所有的有关医疗方面的这些问题将通过马耳他这个凯史医疗的中心来进行。就这些问题来说,我也没有太多能和各位交流的,向各位介绍的情况,除非你还要想知道更多的更细节的情况。我们就来讨论有关技术方面的问题,还有没有其它任何问题?

VINCE:是的,凯史先生,我有一个问题,你提到了全天候的面板,是不是要把它放在土地上面或者是放在就是说一定要把它放在土壤上还是说需要把它放在地面上,比如说是混凝土地面上,或者说是那种柏油路上呢?

KESHE:我们没有在两三年前比利时的地方来做这些测试,我们是做的是一个三维的测试,实际上你已经看过它的这个过程,在爱因霍芬的时候,当时我们展示过。

VINCE:哦,你说得是那个球形的。

KESHE:是的。我想在托斯卡纳的时候也进行了展示,(托斯卡纳会议全文:http://note.youdao.com/share/?id=632fef2757ad1e1e32389436ed740dd4&type=note) 我们把它放在托斯卡纳展示的时候,放在的桌子的上面,我想是放在了桌子的左边。我想是放在了桌子上,在托斯卡纳那里。然后对它进行测试,我们对它整个的情况进行了3-4个月的监测,在晚上的时候,它总是比白天多出三到四倍的能量,我想是37或者是32个电极,他就可以吸收360°周围的辐射能,我们也观察到能量来自地面向上的能量,基本上就是晚上7点钟以后从地面向上辐射的多一些,一直到第二天早上5点多能量会更多,直到早上5点钟到早上7点钟,它的能量开始逐步的减弱,它之间的比例就是3:1的状态。


VINCE:是的,我也听说在你的花园里面也做了这个实验。

KESHE:是的,我就是在花园里面做的这个实验,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就理解到你并不需要把它放在房顶上,然后我们特意的做了一个为了展示这样一个效果,然后用手电筒展示了它的效果,然后给我的感觉,它的能量快耗尽的时候,我就把它放在黑色的袋子里面,放在地上,然后给它放在地上一个晚上,第二天它又充满了电。所以这就是它的美妙之处,实际它并不是充满了几千瓦的电,它实际上只是有纳米级的电量,然后来吸收它能汇集到的电量,然后把它汇集到电容之中。然后就直接通过电容作为它的能量源,所以你实际能获得多少电量取决于你的电容的容量,所以你需要理解它的原理,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事情,理解这整个装置怎么工作的,然后按照这个原理工作就可以了。这样就可以晚上来使用它,你可以制作一个漂亮的黑白画,因为就像各位知道这个纳米涂层是黑色的,这样一个图片给它放在墙上,它给可以给你提供所需要的能量,整个房间需要的能量都可以提供,因为我们之前做过测试,就是把电线埋在建筑当中,把它做纳米涂层处理,因为我们做过这样的处理,然后你把灯泡都换成led灯泡的话。那么,埋在墙体当中的电线就会成为电容的能量源泉,这样它就随时随地的释放出所需要的电能,也就是说不再需要来自市区的电网的电力供应了,实际上我们再次回到了爱迪生特斯拉供电的情况,我们回到了直流电供应的时代,所有的电力供应都是直流电,你的这些电力供应都来自于纳米涂层处理的电线当中,这些电线的纳米涂层处理甚至可以在它处于塑料绝缘包裹当中也是可以进行的,我们之前在这种状态进行过实验,所以实际上并不需要把这些电线给切开,然后再去做纳米涂层处理,这样整线路和墙体,它在整个结构当中都可以做一个能量供应源,把这些能量全部传给电容,然后在你需要灯光的时候,你只需要把开关打开就可以了,它是由于纳米材料可以正常运行的过程,因为它吸收了非常微弱的等离子体的能量,并不是磁场。所以说,墙体当中的砖的衰变还有墙体上的塑料的衰变,也就是说就是在墙体周围当中材料,电线周围墙体材料衰变释放的能量将会被经过纳米涂层处理的电线源源不断的获取吸收,从而获得源源不断能量,然后这些源源不断的能量传送给电容,然后通过电容直接向外供电,这个过程如果你把它放在外面开放的地方,为什么这个装置会在时间当中产生变化,因为地球的表面实际上就是一个所谓的边界,白天太阳的引力磁场会压制地球的场体,会压制到地球的物理边界之内,大约有20CM的地方去,


然后在夜晚的时候,太阳的引力磁场就会远去,这样地球的表面引力磁场就会向上凸出25CM左右的地方,就是说在具体的地球表面有一个25cm左右的地方,所以在这个区间内,你就会在晚上获取更多的能量,就会在1米高的地方获取更多的能量,这是我们在之前的很多实验当中观察到的结果,之所以晚上能获取更多的能量,就是因为晚上太阳的引力磁场它远离了地球的表面,在晚上的时候,因为你在太阳的另一面,所以它就被拽上去了。这样的话,地球的引力磁场它就可以向外多出来一个到某一个水平上来,所以实际上你可以做一个一半在地面下,一半在地面上的一个反应器,这样你就可以获得整个两方面的优势,也就是说既可以在白天获得太阳的能量,也可以在晚上获取来自地球的更多的能量。

VINCE:实际上我刚才提这个问题就是要知道是不是应该把它放在混凝土地面上还是什么地方?

KESHE:这个是没有问题的。

VINCE:我是想问放在不同的地面上会不会有影响,因为它,我们说的是等离子体的情况。

KESHE:地球的引力磁场并不会因为你是混凝土的还是钢结构的就会受到影响,这是没有关系的,但是同时你可以吸收到来自环境能量的残余,我也正要解释这个问题,如果你能理解,就像这项技术,我们正在将这项技术的各个方面去传播,让普通民众接受这个技术和知识,就好像你来自北半球,很多的食物都是根系的植物,他们很喜欢吃根系的植物,因为大多数的能量,在北方,在夏季的时候,太阳出现的整个一年当中它的比较短,大部分的能量都在集中地面20-26CM的位置,所以那些草本植物获取的能量都是在这个区间获取到的,在这个区间对它们来说是可以获取到更多的平衡的区间,这也实际上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在种植庄稼的时候,为什么我们不需要挖2米深的这样一个坑洞来埋这个种子,而只需要在地表挖一个差不多20多厘米的小坑去种植这些种子的原因,只需要挖几厘米的深度就可以了,这也是为什么植物一旦长出了地表之后,涨得很快的原因,它实际上是从地下和地面获取两方面的能量组合产生的一个情况。

(第一次翻译截止00:30:00)

 

所以实际上它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不需要挖一个2米深的坑然后把种子放在里面的原因,只需要挖几厘米深的小坑就可以把种子埋在里面。种子一旦长出地面之后就很迅速的生长,它实际上吸收了两方面的能量组合才有这样一个如此快速的生长过程,两方面就来自,一方面地球,一方面太阳,它们相互的引力磁场,相当于双方的引力磁场,所以你实际上可以制作出在地面这个水平上的装置,但是你也可以进行调整,以便制造成你需要的形式或形状,你说什么?它实际上没有影响,有一种说法就是某些区域有很大辐射,它就是不是会有很好的工作环境?之前有人问过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也在对这个问题做过测试,在某些区域就比另外的地方制造出更多能量,我们现在知道了,你把它放在1楼的时候就知道了它是如何被充电的,如果说你把它放在1楼,就是地面的时候,你就知道它这个电池会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充电,如果是这个电容的话,就会很快充满了电量,我在托斯卡纳的时候也做过这个展示,我当时就把手电筒交给了会议的主办者,让他拿了手电筒去观察下,让他感觉这是如何强大的,实际上也没什么可以做的,它这个装置,它的总成本是很低的,因为主要花钱的地方在一个是电容,一个是LED的灯泡上面。同时,电容可以持续很多年,它不像可充电的电池,你这样就可以把成本降到很低的程度上,只需要1-2欧的价格,我也和制造这个装置的意大利团队进行过相关的会谈,其中就提到了装置的每个部件都需要在意大利本土制造,这样它的收益可以直接让意大利受益,现在意大利人在制作这个装置,我希望很快推向意大利的市场,在此基础上再推向世界的时长,我也在等待他们怎么去做这个事情。

某人:凯史先生这是不是意味着它的电量越大,它就输出越大呢?

KESHE:是的,你可以选择更多的LED灯泡,几年前,当我们和ELECTOR科技杂志合作的时候做过一个,他们当时发布了一篇文章,他们只用水这样的一篇文章,他们当时做了一个测试,在地下的实验室当中进行了评估,你可以再这个过程当中加入LED灯泡或者其它用电负载,你不需要其它电路,因为装置本身就决定了输入多少电量,通过这个电线和环境,所以它实际上会达到一个极限,就是装置本身所承受的极限,就是你可以从中提取多少能力,因为在这个极限的时候,这个装置它就没法从环境中提取更多的能量了。我之前4年前做过测试,如果当你观察它的球体的时候,他是一个三维的球体,它有一个螺丝帽就好像有一个帽在上面,我们在容器中测试了不同的液体,来看不同的液体的效果,看看能够提高电力的输出,如果我还记得清楚的话,其中一个情况,就有一个提升电力输出的表现,那就是通过自然水的结果,当我们加入自然水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非常小的电力的增加,在某一个电极上。因此你就可以做这样一个装置,让它处于真空状态,里面加入水,这样我们就看到一个小的变化就是在吸收上面,但是你不能加入化学成分或者能够产生影响的成分,因为这样就阻碍了它形成GANS,所以你需要对它放在一个可以实现干燥的情况当中,然后可以提高效率。

某人:凯史先生,我就住在了一个大楼的1楼,我也就做了一些纳米涂层的铜线,我就观察到在早上的时候,观察它的能量的流动,在这些电线上的电量,早上的时候,所有的电线都有相同能量的流动,但是在晚上的时候,它就会出现能量的增加,所有的电线都出现了增加的情况。所以这种情况我想呢,就和你提到这种能量在白天和晚上的变化非常相似。


 

KESHE:这就是我们之前观察到的情况,你需要做一个进一步评估来理解这些电线实际上没法去焊接到一起,没法对它做任何的事情,它们具有一个磁场的流动,虽然他们看起来是物质,但是实际上他们有自己引力场的分裂,可以制造出间隙的环境,可以制造物质和间隙,纳米材料会制造出自己的间隙,间隙本身并不是空的,它是两种原子之间最强有力的磁引力场的流动,所以随着你试图把这两个接触在一起,它的场体就会出现分离的情况,它实际上就像两个特氟龙一样,没法接触在一起,会有一个分离状态,如果说你增加功率,从中获取能量的话可以通过扭曲这些电线,让它们纠缠在一起。在测试当中,如果你用1米或者10厘米的电线,它们在输出的过程当中实际上是没有区别的,所以它实际上是你把它连接在一起的这些电线的数量,如果你想去增加电流或电压的话,这个关注是有用的。所以这些都是简单的,经过试验才知道的基本事实,如果你想从中获得更高电流的话,就需要把这个装置设置成不同的方式,如果你需要更高电压的话,也是要不同的方式来设置系统,或者你把这两个末端给接起来的方式,然后在它中间设置个开关,这实际上是非常简单的,和儿童游戏游戏一样,就像我们说的那样,就好像说之前不需要的电池,然后把电池运到非洲,然后人们可以用这些电池,然后一段时候后,电池耗尽了,等你发现装置无法运作的时候,这就是你连接的地方没有以正确方式连接,所以这个电就无法流入电容中了,所以不会有失败的情况,就像我们当初说的那样,我们把很多看起来没用的电器就像垃圾一样丢到了非洲,然后现在呢,现在很多电容就在非洲了,这样他们就可以直接的,廉价的用到这些电容,这就是一个改变的过程。这些就能改变渠道。在不久的将来,你可以制作出不同能量的输出从环境中,再把它加入水当中,就可以成为食用的食物,所以你不再需要用水果来增加能量,你可以直接用这些材料和这些水,就可以补充你所需要的能量,就可以从这些水中获取能量,你就不再需要消耗食物了,我们会逐步的开放我们的这些技术,但是人们需要理解的东西。

某人:说到这个容器,你需要把它放在电线上的地方,它是不是需要一个密封的处理,这样的话它就不会暴露在外面,形成一个氧化过程。


KESHE:如果你看过我的手电筒的话,它实际上是非常开放透明的,实际上没有更多状态。

(透明手电筒)你也知道了,我们谈过了它的开发,就是你需要你的电线尽可能的放在系统装置外面,这样它就可以吸收更多来自外壳的能量,所以我想太阳能的电池装置,你的外壳就是能量吸收器,不知道他们是否能理解用它来做什么,如果他们制造了纳米的材料,就像我说的那样就,有些人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纳米涂层处理,这个发电机它实际上就可以做出改变,可以做一个快速的改变,这说明他们需要制造新的纳米材料,这样他们就有新的头疼的问题,所以我们只需要改变它的电线,从纳米的涂层的处理,以一种自然的方式,然后你会发现太阳能的装置会变得非常有效,我们通过了计算,如果你使用了全部的表面积,进行计算的话1m*1.6M实际上是普通的电池的面积,它就会给你带来5-10千瓦的能量,这样你就不需要21块这样的太阳能光谱面板了,你只需要一个面板在同样的位置就可以了,它可以给你带来原来需要20多块面板所能给你带来的能量,这是我们3-5年前做的计算,所以你可以使用就像我们之前提到的,黑白画的这样形式,给它挂在房间的墙上,这样的话它就可以给整个房间提供家庭住户提供所需要的电力,还有其它问题吗?

某人:是的。凯史先生,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关磁通道的问题,或者说在你的装置周围,我们观察到在甘斯材料上,假设我们有同样的环境在太阳之间,这些通道可以不可以用来在宇宙当中旅行呢?

KESHE:我想你之前可能提到这个问题,你想通过太阳的通道吗?

(甘斯材料)


某人:是的。

KESHE:祝你好运,看来是有一个已经做好了纳米涂层的装置。你可以看到同样的一个通道,那就好像是人类的大脑,它的情况是一样的,你可以去观察大脑的核磁共振的图片,你会可以看到其中有同样的通道,这是同样的过程制造出来的,如果我们能够飞出太阳系的话,飞出整个的等离子体的话,你就可以看到太阳系的其中这些等离子体的通道,它其实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就是这些场体在某些情况下长到一个合适的引力磁场的位置,这些通道实际上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对于这些磁引力场的状况来说,你可以看到人类的大脑,也可以看到这些通道是一个分离的情况,如果说这里面存在一个巨量信息的分离的话,在我们情感和具体的物理身体之间,如果你把大脑切开之间,你会发现它们中间就有一个非常大的间隙,这是另外一个决定的渠道,由我们的身体结构决定的,如果说医学界他们打开人脑去观察的话,然后去观察间隙的大小的话,他们对它进行核磁共振的照片,他在具体的物理身体和情感的中间部分的间隙的大小,可以通过它的大小可以知道很多信息,包括这个人的性格还有很多信息都可以看到,它的间隙,它们之间的分离只是在整个大脑的结构当中的一个分离,或者说是大脑这部分的固体中的一个分离,这都是有本身的原因的,它会在某些环境当中制造相关的场体都会有各自的目的,所以当你在和等离子体打交道的时候,这些通道都是正常的情况。

某人:是不是说可以假设每个装置或者是系统,就是在它的磁引力场当中,他就可以,比如我们从这二个环境当中选择一个特定的星体,比如说太阳,我需要不需要,一旦我制定了我的目标的指纹的话,实际上我了解了我要去的目的地的磁引力场的话,如果我被我的目的地吸引过去的时候,我想问的就是,这个磁场或者这个等离子体在这个环境它是不是会通过通道把我吸过去?

KESHE:不是的,你只是被它吸过去了,你实际上直接就被吸过去了,就像两个磁铁,这两个磁铁如果是异极的话,直接就吸过去了,而不会是绕着通道走。这里面当然有一个飞行的装置的过程,在当时的论文后面,我讲过飞行器这个问题,飞行系统不是你直接前往一个位置,实际上是以间接的其它方式,在还没有采取行动之前,你就需要了解在你的路径中有什么情况,它会有什么深度,它会遇到多么强大的,等离子磁场海洋的强度多大多深,我们对地球上的海洋很熟悉了,它是液体的材料物质。但在星体和星系之间,他有同样的高能量的等离子体海洋,你需要决定好你的路径中有什么情况,它是不是有高强度的场体,你的飞行器的场体可能要低于这些场体,这样实际上这就好像是糖果放到了热水当中,你了解我要说什么,你需要始终处于它的高于它的强度状态下。就是说,你的飞船就像水中的石头,它就不会被液体所融化,你这样做的时候要考虑到你自己的量级。

某人:如果当我变得强壮,就好像是石头一样,它意味着我在环境和我的飞行系统之间制造出一种摩擦力,这样的想法会不会?


KESHE:是的,但问题是你需要找到它们之间的平衡,或者说避免一些具体的情况。磁场的漩涡就是你需要避免的地方,就像你看到有这种涡旋的情况,太空也有这样的情况,所以你需要理解,你需要选择最小的摩擦力的,也就是说你需要有对这些情况可以需要查明的状况,然后你需要去控制,制造出那样一个状况。时机成熟的时候,科学家就会根据这些情况编程出相应的一些软件,这些编程会是思维的方式表现出来,而不是电子的方式制造出来。我们实际上和我们公司的同事当中有过非常好的体验,他们知道我们经历了这样一个阶段,和我们的知识寻求者,他们就坐在反应器前面,我们上周做过这个事情。他们试图控制反应器的运行,我们就做了这样一个测验,就是我们给予反应器什么,然后能从反应器获取什么。上周的时候,我们就这么做的,JOHN坐在一边,ARMEN就坐在反应器的另一边,他们坐在面对的位置上,就是去观察星体组合的这个装置都直接来观察它的中心内核,然后我们来观察它的过程,谁给予了谁,谁获取了什么在这个过程中,然后我分析了这个过程当中发生的数据的关系,这是非常有趣的过程,当一个人试图做的比另外一个人更好的时候,它就会破坏整个的这个平衡,因为有人想做主导地位。周六的时候,在交流的时候,我们再次的坐到了这些反应器的周围,他事实就把整个房间的环境中和了。很有意思的就是看到这些人,他们就通过内心深处的感受和反应器建立起来的联系,这样就创造出了这样一个条件。我需要对所有的这些装置进行重新设置,以便能够克服它所制造出来的平衡,以便能够应对它的这种对自然的给予的过程,直到它没有更多可以的给予,以便它处于一种平衡的状态,直到看到它数据的下降,这也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观察就是:一个人可以通过他内在的平静来给予,来如此简单的方式去分享。这个周末实际上我从这些人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所以你需要理解,需要学习你想给予多少,同时你还需要去传授这些知识,所以这就是我所经历的这是一个过程,我之前也事先也对自己培训,来评估它其中的一个反应器。然后来制造出防护罩,利用它已经存在的力量。

某人:我就有这样的印象,如果你使用了主源物质的等离子体场体,它实际上更加强大或者是更加的剧烈,这样的话你可能就能就有更加少的摩擦力,这样你就不需要触及周围的材料,比如说你从星球的某个地方前往另一个地方,比如从非洲到欧洲某个地方,我就可以穿越所有的物质的材料,比如说像山脉,一直到我想去的地方,然后一旦我到了那个地方了,我就可以选择减弱那个场体,以便我能成为可以探测到的,在这个时候我就能够意识到了我处于的一个位置,也就是在外面没有一些结构,比如说没有山脉的存在,之后我再降低我的场体强度,正我就可以在那个位置成为可看可碰触的。那我就变得可见了。有形体的了。

KESHE:我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这是可能的,但是需要你所用的场体和知识允许你实现这样的做法,因为当你进入到过渡物质当中的时候,如果你想进入到主源物质这个中心的地方是不可能的,因为当你往里面走的时候,它就有更强大的阻力,所以它实际上是有一个相应的定位,你可能会处于主源物质的一个区域,它的一个等离子磁场当中,但实际上是在更里面的地方,你实际上还是处于物质状态当中,相对于那个区域来说,实际上所以这取决于你的量级强度,这就是我们在测试当中的情况了,在过去几周中在我们的实验室所展示的,在我们学院展示的,昨天我们也重复了这个过程,就像你知道的那样的在早些时候,我跟他们说,你们要进入飞升的状态了,当其中的反应器放在一起的时候,知识寻求者就一直希望看到飞升的情况,然后我就告诉他们飞升的情况,这个时候他们就把装置搞坏了,然后在那个点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是我当时以为这些人理解了,但是实际上他们对整个状态的理解还相距甚远,所以这就在实验室当中制造了很多所谓的很多让人失望的事情。但是,我又把所有的事情设置到了0的状态,事实上从新开始,一步一步的来设置这些反应器,然后把他们重新设置好,再从新的给予它注入相应的压力或者获类似的情况,上周和本周,我们的学员再一次被这些反应器进行了测试,就像我们对其它反应器做的那样,这次我们以自己的方式测试,我们昨天再次重复了这个过程,我想所有的内核都已经装入了不同的气体


我们用这些其气体它对内核做了饱和的处理,用到了氢气氮气氩气氦气,我们用了有的4种气体。然后我们一层一层增加对内核的压力,氢气就是它最先出现的来给等离子体施加压力的,成为等离子体产生的一个罩,当它达到了饱和点的时候,昨天或者是前天我们开始把这些气体抽出了内核当中,ARMEN和MARKO昨天就把所有气体从反应器中提取了出来,然后我们又往里面注入了4个计量单位的氢气,只是为了给等离子体注入一种铺垫(帷幕),让它不去无法碰触到反应器的内壁,这样你就不需要任何的物质,就像我们所做的这种压制的情况,对内核环境进行压制,然后我们试图进行进一步的压制,让它进入明显的物质的状态,但是这样就发现不好用了,原因就在内核碰到了反射性材料当中的反应器当中,但是用纳米涂层的反应器当中,它整体的磁引力场就决定了纳米涂层的整体磁引力场的条件,在很多条件下,反应器的内部都有经过纳米涂层处理的材料被粘到了它的内壁上,所以实际上你需要在纳米涂层两边都有铜的存在,实际上就是说,在纳米涂层之间是有铜存在的,这样就会给他一个缓冲带,这就可以决定场体的强度,这样就可以在整个的容器外壳当中吸收它,你没有办法进入到过渡的状态或者是它的主源物质当中,进入到等离子体的主源物质区域中。尽管我们打开了等离子体,来获取整个内核当中的环境,无论你进入了过度物质的哪个地方,它实际上在你和主源物质之间仍然还有一个过渡物质,它和所处的量级是没有关系的,或者和场体的强度是没有关系的,所以即使你说你进入到了主源物质当中,但是实际上你是永远也进不去的,你永远没办法达到那样一点。因为在那里有更加强大的能量聚集,如果你能到达主源物质的中心点话,实际上你就达到了一个虚无的状态,实际上那样你就永远无法达到目的地了。

某人:非常感谢凯史先生。

KESHE:还有其它问题吗,你现在还在线吗?

某人:是的,我还有一个问题,凯史先生。我们知道你们的学员都在使用纳米涂层制造出的甘丝,然后用甘丝制造反应器。

KESHE:你说什么?

某人:我说你们学员在制造反应器,这里面有什么新的消息或者进展呢?

KESHE:JOHN刚制作了2个装置,他也做了介绍,昨天的时候对其中一个进行了平衡测试,在其中一个会产生一些摩擦力,现在有4个装置可以制作出一个新的星体组合,但是目前我们这些整个的装置实际上已经进入到了提升前的状态中了,就好像我们说的我们已经进入到了飞行前的状态,等我们解决了所有的问题,在未来几天我们将会集中全力解决这些问题,如果有时间的话,JOHN可能会完成它的这些反应器的制造,所以我们很有可能在下个周三前来做一个整体的测试,但是我们也没有完全确定能不能实现这个,但是需要的材料就是MARKO和ARMEN又制造了在过程中需要的GANS,他们正在制造这些甘丝,我们也在等待他们的结果。

某人:谢谢。

KESHE:这就是我所解释的,还要重复强调的,到目前的情况就是进入到了飞起前的状态,在过去的48小时中,我们观察到了一个飞行前的状态,我们这次不想再失去这个机会,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们不允许任何的学员将实验室的反应器的运行情况的相关图片发布出来,如果我们达到了飞行的状态,这些事情最终也是需要意大利政府来宣布这些事情的。

VINCE:好的,凯史先生,我还想问的一个问题就是,GANS那些材料在植物上的使用进展,在太空学院当中,有没有什么样的情况呢?

KESHE:这方面的情况很少的,因为实际上前面的时间,我们出现了很多不和谐的情况,这是因为某些人离开了我们的基金会,而这种情况刚好发生在我们要进行这些植物实验的时候,这个过程中就造成了很多混乱的局面,那些人现在也离开了我们的基金会,所以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关注这方面的问题,我们需要再次的开始这个过程,但是这个时间可能到秋天了,但是不要忘记的就是,我们曾经对甘丝材料对农业作物做了一个整体的评估,在2-3年通过比利时的科学家完成的,当时我们对整个装置给予了经费的支撑和做了测试,我们有所有的数据,得到了我们需要的结果,就和那位做测试的先生谈论的那样,我们也希望经过暑假之后,我们能够再次回到塞拉利昂,我们就有设施和场体来在一个大规模的情况下进行这些测试。

RICK:有一个问题来自AIDE,他想问凯史先生的就是,能否使用铸造的钢材而不是铸铁,因为它有这样一个同样的属性,它可以更容器的进行焊接和加工,就好像GEERT的内核那样处理,可以在内核的内壁上覆盖上那些铜线或者在铜的表层做纳米处理,那样内核可以有更多磁铁的属性。在不锈钢当中,它其中有镍和铬,所以这个问题就是,是否能够完成或者是否有人做过了这种钢材质的磁场?这种钢材质的属性能够会影响内核的运行?如果会的话,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和不锈钢的材质是不同的,和那些比如说陶瓷的,或者是其它的一些材质的反应器,它们的不同原因在哪里?请问你听清了他的这个问题了吗?

KESHE:就像你所知道的那样。(第二次翻译截止01:02:00)


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之所以你没有办法在不锈钢上做好纳米涂层的原因就是:它的表面结构有水晶结构的缺失,或者被摧毁的这样一种情况。任何一种材料都可以用来在它的表面上制作纳米涂层,不锈钢材质是唯一的材料制作不了纳米涂层,是由于它的这种制作工艺造成的。它实际上没有办法允许它的原子结构变的松散达成纳米涂层的状态,你可以制作出黄金或者白银的纳米涂层,我们之前做过,这些纳米涂层并不像油漆一样涂上去的而是制作出来的。这样你能够把它的温度提高到一定程度。这样原子结构会出现松散的情况,这样它就可以成为它这些材料本身的纳米涂层。所以任何材料都可以被用来制作纳米涂层,但是你去制作从一个内核的话你可以用粘土或者任何其他的材料,你所需要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在上面制造出纳米涂层的表面。足够非常小的纳米涂层,这样就改变其中的那只狗或者你称之为的等离子体,剩下的都是你自己的了,你可以看到我们之前还用生锈的钉子做过的处理,你可以把生锈的钉子通过纳米涂层处理的粘土制作的反应器其中,如果你可以在这个内核中制作出等离子体,你就可以使用各种各样的材质,比如铜的或者塑料的,容器的外壳实际上是没有多大关系的,实际上它对于整个科学界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技术突破,就像我经常想我们的知识寻求者解释的那样,在过去几周当中,这种突破表现在我们可以快速廉价的制造出纳米涂层,然后由于纳米涂层的结构,它们是相当于在每一层上面都有磁场,就相当于在原子之间的间隙会创造出磁场的容器,如果你去观察你的内核的话,如果你在你的反应器内设置好了纳米涂层,你就制造出了最好的一种托克马克装置,他们在法国南部花了300亿美金来实现等离子体的条件,但是这样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你去观察他们做的的全部的托克马克装置,他们做的所有的这些磁圈磁环,而你可以不耗什么费用就制造出来了。你实际上要比政府出资支持的托克马克装置要更加有效率,如果你对任何的物理学家说的,你可以做到把这些等离子体保存住,他们会说你一定你疯掉了,你可以告诉他们来测量观察这些事情,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情。这就是我们说的重要的技术突破,这就是为什么这多科学家对我们现在释放的技术和知识感到,有很大的压力区阻止这个过程,因为它是如此的合乎逻辑,而且如此简单。为什么你需要制造出几十亿这样费用的一个倍的容器来控制它?而你实际上只需要很少的费用,就几美金的资金就完成了这件事,就像你们现在用的纳米涂层的事情就可以完成这件事情。他们必须要去反对嘲笑,因为他们实际上缺少对我们技术的理解,他们在这样做的过程当中还有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他们原来的方法,所以你做的就是,如果你有一个生锈的鞘或者钉子,然后你再进行纳米涂层处理,它的纳米涂层制作出来的这些层它具有引力磁场的效力,所以他处于等离子体的状态,这样你就制造出了具有这种等离子体的磁场状态,这样他们就相当于粘连在一起。你甚至可以打碎它的整个外壳,只要你还保持做了纳米涂层的钉子,它就还可以把等离子体保持在它原来的位置上面,我们还可以拿到别处去,就好像你手里拿着它,拿到其它地方去,就好像你手里拿着一个可携带的手电筒一样。我们会展示这样一个过程,这实际上对当时的JOHN来说就是个巨大的噩梦了(笑),因为我们当时在实验室把它的陶瓷反应器打碎的时候,


当时对他所说的这些事情,感觉非常可怕,因为实际上你并不需要这样的一个容器,实际上的情况就是,我们过去几周做的所有这些事情,我们大家一同经历的过程, 如果你理解了这一切的话,那么实际上就是去制造等离子体,如果你制造出来了等离子体,由于你使用了你之前所制作的纳米涂层,因为你制作的方式你把材料放到烧碱当中,,实际上制造出了用来拴住等离子体的锁链,在JOHN你制作的反应器中心的鞘或者钉子,或者在ARMEN和MAKRO制作的不锈钢容器当中,它实际上就是一个中心鞘,就好像我们把它放在地面上,就相当于用一个装置来锁住一条狗,在上面我们绑住一条绳子拴住那条狗,这就是那个鞘它的作用,只是你之前一直没有理解这是什么情况而已,你可以回想一下制作反应器的过程,你可以在它内部制造纳米涂层,或者你可以在它的中间制作一个纳米涂层处理的鞘,在气体通过这样一个电离化的过程,它就是为了创造出等离子体然后把等离子体钉到反应器内核中。这就是我最开始要说的事情,你可以在反应器中心放一个钉子或者鞘,或者放一个片的东西在你的反应器中心的位置,然后对它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就可以对整个反应器内壁进行纳米涂层的处理,比如你可以在上面贴上一层的铜片铜箔的做法,这样你就以一个非常廉价的方式制作了托克马克装置,你实际上已经可以将等离子体限制起来了,因为你在一个最高的速度上的旋转,所以你实际上没有足够的设施和装置,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把你的装置带来我们凯史基金会这里,我们可以帮你测量你的这个装置中已经有了多少等离子体,可以通过测量它周围的磁场来知道这个情况,这就是我们本周所做的事情。我想我们对反应器的运行差不多有8-10周的时间了,而且JOHN和ARMEN,MARKOU也单独对每个反应器进行了运行,然后去在过去几周中对它们的上下场体进行了测试,它的强度是在上部,中部还是底部底部哪里更强一些。来发现不同方向的等离子体磁场的流动方向,然后在本周当中,我们也在实验室中像ARMEN说的那样,进行了一场选美比赛一样,(笑)


我们把每个反应器都放在了同一个位置上,放在反应器的台案上面。然后我们去测量它的磁引力场,对它的反应器内核在4-6个方向来测量,而且在4个侧面来测量,包括它的上下2个方向,我们测量哪个有更好的输出情况,我们还测量了一个内核到另一个内核的数据,我们可以意识到反应器内核是处于南部还是北部,确认它的等离子体的流向,在过去的10多个星期我们所经历的事情,就是我们最初使烧碱来制作纳米涂层,所有的这些过程,我们向各位所展示的事情都是为了让大家能够达到今天这样一个状态。那么现在已经达到这样一个时间点,就是你们中的大多数可以理解到在科学界实现了一个技术上的突破,相当于在同样的内核中实现了等离子体的保留,同样一个反应器当中能够锁住这些等离子体,比如说并不仅仅是用纳米涂层你就已经以一种非常廉价的方式制作出了等离子体,实际上你还先改变了在不同内核中的等离子体的保留限制的情况,实际上你都不需要这些气体,如果你能成功制作出等离子体的话,你就可以保持这种真空状态,如果你制作出了这种纳米涂层的话,你可以向里面输入气体,然后你可以对整个反应器去进行一个旋转,这样,反应器内壁上的纳米涂层就可以允许在在反应器内实现等离子体,你还可以对反应器内壁进行清空清理,如果里面已经有等离子体的话,等离子还会被保留在反应器的中心位置上,但是因为你只有一个内核,你没有类似像我们实验室需要的条件,所以你可能觉得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但是对于我们来说,因为我们现在手头上有8-9台反应器,我想在下面几周可能还会有4个反应器可以被投入使用,我们就能够看到可以看到他们之间的相互作用,昨天,我们从中把气体取出来,我们看到一个非常小的反应器内核,它有7厘米的直径,我们从中提取了非常少的气体,我们就看到了他的等离子体的场体的改变,就是说等离子体在反应器球体周围的场体的改变,所以并不能因为你没看到一个可看见的形态,实际上只是因为你没有这些足够的装备条件而已,我们这里就有这些设备和设施,如果说你达到了等离子体的运行状态,那么你可以拿你的反应器拿到我们的学院来,检测等离子体的活动情况,这就是你将来要经历的过程,这也是我们在之前的教学中所解释的情况。我们将会给你发送一些材料。这样世界各个地方的人都可以看到反应器运行的情况,当你们和我们链接在一起的时候,因为你只有一个反应器,所以你看不到任何的情况,一旦我们通过我们给你们发送的材料,把你的反应器和我们的反应器链接在一起的时候,它就是一个瞬间的运行过程了。我们可以在意大利这里来运行你的反应器,这样你就可以在本地看到它的一个变化了,你就可以观察到它的变化并且理解它的运行情况了,他就非常类似在各位中有很多电器,电脑服务,你就不需要把你的电脑出了问题的时候,然后送修,因为它可以通过远程的方式对你的电脑进行处理了,实际上我们就正在朝着这样一个方向努力,这也是为什么我让MARKO和JOHN忙着制作更多甘斯材料的原因,这样我们就可以建立起这样一种和世界各地的反应器的链接,实际上你已经达到取得了在科学界的突破,这些在之前科学界是完全没有这个认知的情况,你会发现当然你会遇到非常多的反对声音,那是因为他们会说我们走的很偏很远了,这是不对的。如果我们使用一个椰子壳做的一个反应器,然后如果我们能够在里面制作好纳米涂层的话,你就可以在其中实现更多的动态的等离子体,它会比那些在法国南部花了300亿美元做的托克马克装置更有效,这需要我们进一步的努力,这也就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保持一个静音沉默的原因,就是针对太空飞船保持完全沉默的一个原因。那就是说,这里面有一个缺失了的环节,就好像我们之前对知识寻求者所解释的那样,现在你们有一台非常漂亮豪华的路易斯走在你的房子面前,但是你却没有钥匙驾驶你的这辆爱车,现在我们就要启动,把这个点火的钥匙送给你们了,在我们中间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之前向给位解释的,我们已经处于飞升前的状态的原因了,我们特意保留了这样一个做法,就是我们对这一部分,没有把这个放在任何专利当中,我们一直等到今天所达到的状态,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把我们的知识和技术传播到世界上的每一个民众手中,然后我们才会释放这个钥匙,所有的人,如果你之前制作了反应器的话,就是等离子体的反应器的话,无论你做的如何,怎么做的,在哪做的,是在比利时还是中国还是世界任何地方,


实际上都有一个非常快速的活跃的动态反应器在你的手中,如果在这些反应器中正在维持着等离子体的状态,都不要把你的反应器打开。因为你可能会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当你回到将反应器里面的所有气体做了真空处理之后,你只需要向里面注入1-2个单位的氢气,它只是用来为整个反应器做铺垫的,这样等离子体就不会和反应器的内壁进行接触,或者说转换成物质,我们上周通过打开一个反应器就看到了这种情况,我们打开的是一个钢材的反应器,我们要解释这个情况,所以它的铺垫实际上是为了阻止等离子体的转换情况的发生,然后在时间成熟的时候,我们就会对外释放点火开关,这个开关我们特意的没有把它放在任何公布数据的专利当中,我们希望能够让世界各国的关注,我们将关注这些技术的民众一直能够带到今天的这样一个状态来,这样你就会在未来的日子中明白这些点火的开关,实际上来说,这些点火开关已经在过去的几天几周之内,已经交给了我们的这些知识寻求者了,他们也在正在着手进行这些方面的工作,这就是我们说的我们已经进入到了一个飞升状态前的原因了,我们的装置都设置完成做好了准备,所有的装置都做好飞升准备了,如果在过去的几个月当中你经历了我们这里所有的过程的话,那么你就已经取得了就好像在瑞士中心他们要做的事情,欧洲的粒子研究机构,他们在这些年一直试图实现这样的一个效应,实际上你已经制造出了足够多的动态的等离子体在你的反应器内部,反应器内的等离子体是高度活跃的,实际上这是个动态的过程。它不会停留在哪里,这是一个球体状态的,是非常活跃的,它运行的速度完全超越了光速,但是你之前还不适应它的状态,就好像你手里拿着磁铁,它在你手里拿着,但你看不到它场体运动的情况,就是磁铁出去的场体再回来你是看不到的,实际上你的等离子体处于同样的状态,所以你不要破坏它,不要打开反应器,不要对你的反应器有任何失望的感觉就因为我什么都没看到。即使是说你有两个反应器的话,除非你有像我们实验室的设置装置的话,你还是不会理解这一切的。有一种方法可以检测,实际上你想去检测这种反应器是否有活跃运行的等离子体的话,或者你已经达到了可以锁定等离子体的状态的话,首先你要做的就是当你把这些气体从内核当中提取出去之后,你应该就达到这样一个状态就是可以保持真空的状态,如果你经历了所有制作反应器、抽真空的过程,就是按照我们告诉各位告诉各位所做的方式的话,按照过去的几个月所说的事情去做的话,实际上你就达到了100%或者99%的状态,可以说在你的内核中心就已经实现了等离子体的状态了,如果你在它的内部安置一个中心鞘的话,你就不需要在对内壁进行纳米涂层处理了,如果你没有设置中心销的话,你就需要内壁来进行涂层处理来限制等离子体,所以这里面有两种方式,也就是说你可以把狗放在笼子里驯化他,或者你可以在地上埋一个装置把狗拴住,然后狗还在同样的地方,所以实际上就是你做的就是两种方式当中的一种而已,如果你在反应器的中心制造了一个鞘的话,你的等离子体就会被锁定住,即使你把反应器打开,你仍然可以看到等离子体在里面的运行情况,如果你看不到的话我们会告诉你如何去观察它,如果你的内核进行了纳米涂层处理的话,那它就是个笼子了,然后你就需要把狗放在里面,然后如果你想去观察你的反应器运行效应如何,是否已经实现了等离子体的运行,你可以做非常简单的事情,你可以在固定旋转状态下,就是给提供一个固定的能量,让它处于固定的旋转速度上,比如说设置在5伏和1.4安培这样一个状态,然后你可以提高它的压力,通过输入非常非常少量的气体在你的气缸当中,如果通过加入这些气体你发现电流或者电压上的不同,那么就意味着你已经制造出了磁场的压力就会影响到施加到电机上的压力,电流就降低或者提高。 这个迹象实际上就是是否有等离子体出现的迹象,你实际上不需要创造出多层的反应器的知识,或者多层的等离子体,我会在接下来几个月中教授你们如何创造多层等离子体的知识,


然后如果你们我们也会向各位传授多层的反应器,然后如果你可以用一个内核实现这种多层的等离子体,它实际就好像是太阳一样,如果你实现不了这样的状态,大多数人都只有一个等离子体,唯一可以来确认你是否实现了等离子体的方式就是:首先你要做的就是把反应器内仓做气体清空的处理,就像ARMEN和MARKO和JOHN做的那样,就是你不要一次性的就把它的内核给打开,那样的话会把气体释放出来。对于你输入气体的方式,你需要有测量的方式,用这种延长装气体的容器长度的处置方式。然后你把内核打开,然后这次你将它反过来做一遍,然后你把延长设置的部分关闭好,这样就没有东西能够回到废气的部分,然后你就可以打开阀门,把内核当中的气体提取出来,这个过程可能至少需要1-2分钟的过程,要非常非常慢的,这样你就不会干扰到等离子体,也不会把它等离子体之前的状态所需要的东西给提取出来,实际上就在反应器的内壁上的涂层来保留这些等离子体,然后你可以通过清空内核来做这个事情,清空内核的过程至少需要半小时的时间,所以需要非常的缓慢,然后你需要意识到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实际上你在真空泵中制造出了一个真空,这样的话它就能将气缸中的气体吸出来,这时候你不需要在一个BAR的状态下,可以设置到0.4或者0.6的状态,这样你就不会干扰到等离子体,你可以以一个非常低的水平,然后以非常缓慢的方式将它吸出来,如果你对达到的水平满意的话,你就可以0.6提高到0.8,这样的话你还可以重复同样的一个过程,非常缓慢的,这样你可以提取出来所有气体,你就会发现其中有一个非常完美的等离子体,就你可以测量你的发动机的电流,然后你会看到电动机它的一个电力供应的情况,因为你的场体会制造出引力磁场,当你再次加入一些气体的时候,你可以去压缩这些等离子体,你可以在你的电动机上看到电流上面的一些变化,因为它会增加或者降低它的重量,或者说压力的状态,这是相对于电动机的引力磁场来说的。这个时候你就知道你已经成功的实现了等离子体的运行了,你不要去碰触你的反应器,你要去做任何事情除非你所用的就是我们所教授的多层的反应器,不然的话你就会感觉到你什么都没有实现,很多人都在等候着来观察你的反应器,能否实现一个飞升的情况,实际上你需要制造出一个星体的组合的结构才可以,或者你需要制造出一个具有多层的等离子体的反应器,只有这样你才可以对它进行控制。如果你有一个多核的反应器的话,你可以实现它的提升,但是仍然对于内核的分离的过程还有一些复杂的情况出现,伊朗的半球反应器用到的就是多层的技术,它就可以自己实现飞升的情况,所以无论你在过去几个月做的这些情况和事情,到现在都进入到了一个成熟时期,唯一的情况就是你制造了一个完美漂亮的汽车,现在就是得到点火钥匙或者开关的时候了,现在我们对两种点火的开关进行了测试,这是因为我们做的材料的原因,一旦我们实现了我们的目标,就像我们在之前的网络教学当中所说的那样,我们要把这个情况向意大利政府通报,同时也是我们的责任要通知伊朗政府,直接向他们报告这个情况,然后我们才会对外释放给普通民众。这实际上是我们整个过程的确认的部分,我们始终对这些事情都是出于坦诚布公的状态,我们仍然还会按照这种状态来行事,我们现在到了飞升前的状态,这是一个非常临近飞升的状态,我们将会公布点火的开关,以便能够实现飞升的状态,因为这样的话它就可以在很多程度上让很多事情出现,就像我们之前举行的世界宗教领袖的会议,所要取得的一些目标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将会在未来几周之后就会达到这样一个时间点上;实际上我们把我们整个的课程过程都设置在了这样一个时间点上,但是知识寻求者也处于他们的研发过程,现在如果我们能把所有的国家以这样一次性的方式完成的话,它就可以实现从这里到纽约的整个旅行过程只要几分钟就可以了,这样的话整个政治的结构就需要改变了,而所有的这些知识都不是给某个人的,因为所有的知识都被录音和录像处理,现在正在被其他知识寻求者进行测试,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如此有信心来向各位介绍我们目前所处于的状态,或者我已经知道他们没有办法把我们清除掉了。

RICK:非常感谢凯史先生所说的这一切。还有其他问题吗?

VINCE:凯史先生,我想可能出现了一些声音上的问题了。

RICK:谢谢,VINCE,我这边的麦克可能没设置好,我想问下在GOTOMEETING是否有什么问题?

VINCE:是的,我想和学院失去了连接在那个时候,现在有2个问题,一个是JF一个是PAUL,你们是想自己问还是我来替你们问呢?你好,凯史先生。

KESHE:HELLO?你说最后什么地方没有听到呢?

RICK:我也不太清楚是从哪里断掉的,还是你当时就不再说话了。

KESHE:你继续说吧,那你最后听到我们说什么呢?然后我们再继续。

VINCE:我们最后听到的就是你最后公布开关的这部分,还有参加会议的代表的事情。

KESHE:什么?

VINCE:就是你说上周和那些代表所进行的会议,你说那对你来说是一个启示,这些事情都在一个非常正确的轨道上运行着的,很快就会达到这样一个状态,就是很快就会公布点火开关的事情。那就是我最后听到你所说的事情。

KESHE:是的,我当时就说道这个地方,我们实际上就处于这样一个状态,就像我昨天早上和知识寻求者所说的那样,当我们进到实验室当中然后看到系统所测试的数据,我就和他们说我们已经实现了飞升之前的状态,在这样一个环节上我们就需要对我们所的事情要非常小心了,你如何来去运作这个事情,因为在桌面上的数据再一次像我们显示,经过了4周的工作之后,我们再次回到同样的一个轨道中来了,还有其它问题吗?

VINCE:是的,在GOTOMEETING这边有几个问题要问,RICK可不可以请你把麦克静音呢?有一个来自JF的问题就是上次凯史先生谈到了4个相关的数字之间的关系,可不可以请你有关这个问题谈更多相关的情况呢?

KESHE:不行。

VINCE:好的。那么另外一个PAUL提的问题就是球型闪电是物质还是等离子体呢?

KESHE:是等离子体。在太空当中它是一种条件,就像我之前解释的那样,太空当中你会遇到很多像类似漩涡的东西,它实际上是一种同样的条件,但是他是处于地球的磁引力场当中的,它是一个自然的过程。

VINCE:但是它具有不同的磁场电势。

KESHE:是的,他们具有引力磁场的强度的不同,它实际上就是你在反应器当中制造来的状态,但是它是一种自然的方式组成的,由于环境当中处于的那种条件,你们已经比较习惯感受风了因为它是物质的,不要忘记的就是,这个星球也会制造出等离子体的引力磁场,然后这些等离子体的运行是动态的,你看到的那些气泡的时候,你知道里面有水,实际上这也是这些等离子体制造出来的同样的情况,它也是由于场体流动的具体的情况来实现的,在地球的磁场当中。它实际上并不是像某人些说的那样它就像是一个天使,在其中的一个,或者另外一个当中。它实际上是环境当中的条件,然后一些材料它是处于气体的状体,然后它释放出来磁场,然后制造出来一种幻觉,然后就出现了我们就看到了类似等离子体的气泡的东西。实际上是需要理解它的过程,整个这个过程是如何发生的,这些都需要我们去弄清楚,还有其他问题吗?

LUCYANO:是的,我是LUCYANO,我有一个非常简短的问题。基本来说,你就提到了在中心的经过纳米涂层的鞘,这样的话,引力磁场就不会和其它的东西连接在一起,你不需要任何焊接或者其它方式,如果说你去感受一个反应器或者容器的话,或者无论什么的话。那么我的问题就是:或者说是限制的容器或者无论你称之为什么,比如说一些液体把它限制住,无论是用什么样的液体,比如说油或者是其它的物质,那么它实际上会不会从这些纳米材料中把他们推挤开呢?还是就是说被它给排斥了,这样就没办法渗入到它的边界当中了。

KESHE:我们在第一次打开陶瓷的反应器当中,我们就看到了这个过程,也是JOHN做的陶瓷反应器,我们看到了这些材料停在了中心的位置上,就是在底部的鞘的地方,它本来就是液体会处于底部的地方,但是鞘确实很干净的,这样它的水处于的地方,它和具体的物理的形态没发出任何相互作用,而GANS明显强大的地方,由于它的引力磁场的平衡的原因,它们就被阻止在了中心硝的壁上,液体就不会粘在上面,或者说这种东西不会(被打断)

LUCYANO:是的,我在想(说说卡了)

KESHE:你刚才说的这个想法被打断了,你还能听到说话吗?

LUCYANO:我有一点延迟,我在想我之前在做一个往里面倒入油脂材料的实验,或者类似像植物油的这些材料,放的并不是像学员之前所做的甘丝的东西,所以根据你刚才说的情况,因为你没有办法焊接纳米处理的中心硝,我对它的理解就是:任何类型的融于水的材料就都会被涂层的中心鞘所排斥。

KESHE:是的,它应该被排斥。但是你需要意识到有一些材料它们有这样的一种能力,它们可以把GANS和物质放在一起。这就是对你到目前理解的知识的延伸,一些液体一些材料,由于它们经历的过程,它们就可以有把两者放在一起,这些就很像是场体如何的把物质和GANS之间建立起联系的,所以如果你有一种材料是完全由物质构成的,它们就不会粘连在一起,但是如果你有一种物质,它其中就有一些GANS的混合物在其中的话,你就会发现它的连接,就是它们两个之间的地方就是甘斯连接。

LUCYANO:好的,我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我要向你汇报一个很有趣的情况。

(第三次翻译截止01 :33: 04)


是的。我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我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消息要向你汇报,在那种正常的植物油桶当中就有一团经过纳米涂层处理的铜线,然后把它们放在另外的一个塑料的容器中,然后这样的话,它就相当于在水中形成了一个氧气的隔离的,它当然不是二氧化碳的甘斯,就不像是知识寻求者他们所做的那种情况。你可以看到它的图片,这样的话,它的氧气就被吸引出来,那么就会被吸到瓶子的下面的地方的瓶壁上,它最终形成一种类似像调整之后的油质,在它的中间和水和最上层的油之间会形成一些白色的物质,那么在下次的网络教学中,可能你可能想看一下这个效果,所以我在想如果我在这个瓶子当中输入一个类似鞘一样的的结构的话。那么它实际上是经过了纳米涂层处理的铜线,那么我想它可能就会出现一种非常有趣的结果。

KESHE:可不可以请你在重新解释一下刚才你说的什么东西?从头再重说一下好吗?

LUCYANO:好的。那么使用这种普通的油瓶,就像我们经常食用的油瓶,从超市买的那种,当这个油瓶用完了之后,我把里面放上水,和普通的食用油以百分之五十与五十的这样一个比例把水与油掺和在一起,然后在它的上面留下三分之一的空余的空间,然后在把瓶子封闭之前,我要给它做一个简单的真空处理,实际上是非常低的真空,因为我所做的方法就是给瓶子做一下挤压的动作。这样的话,在瓶子的旁边我有另外一个瓶子,瓶子里放了很多的纳米涂层处理的电线。

KESHE:你是放在里面还是放在外面?

LUCYANO:放在液体的外面。

KESHE:好的。

LUCYANO:然后就像是你的星体组合一样,当然这是一个静态的,过了几天之后,它的水的底部就会变得很浑的状态,就有一些白色的状态,它当然不是二氧化碳的甘斯,在它的中层中间有一些泡沫一样的东西出现,在它的上层会出现一层类似像油的残留物,那么它的周围的球形瓶子的边缘会出现一些氧气,可以看到一些像是氧气的气泡。所以很明显有一些氢气就会出现在最上层的地方,然后这些氧气它是一种球形的状态被吸引到了瓶体的底部的上,所以就根据你今天所说的这些事情,我就想今天如果在里面放入一个鞘的情况的话,在它的上面做一些纳米涂层处理的电线的在里面的话,我想会出现一些非常有趣的现象。

KESHE:我可以猜想到你会看到什么样的结果,当然是你可以去做这些实验,然后让我们知道它的结果。我想你刚才提到的那些气泡,它应该是氢气而不是氧气。很可能它们是来自于CH+价的塑料当中转换过来的。尤其是你如果在里面放入了纳米涂层的这些材料的话,它很可能是这样的。你可以去做这些实验让我们知道会发生什么,然后我再告诉你我的一个想法。

LUCYANO:是的,我就是在想在它的瓶子上面我们钻一个孔洞,然后把这个鞘放在里面,然后在里面放一个纳米涂层处理的铜线,这样的话,给它放置在一个中心的位置上,在这个球形的瓶子里面。然后再放上一些胶类似像树脂一样的这些东西给它做一个密封的处理。然后就会形成一个像你所说的在中心有一个鞘的一种情况。然后我想我们就会看到一些比较有趣的现象在这个过程中。


KESHE:我还是希望你去这样做,让我们知道一下你的结果。我还想给你说的是,在MIT(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这些可以叫他们就做了这样一些的实验。在针对这些纳米涂层。这些材料方面。你可以去观察一下去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在去年或者是前年他们在这个技术上做了一些实验。如果你理解了纳米涂层如何去制作这些纳米涂层整个的过程的话,我之前也解释过这个情况,向意大利的科学家在过去的几天中解释的,如果你能理解它的过程,就是如何在目前你如果使用特弗龙的话,特弗龙它实际上就被涂层在钢的上面,如果你能理解它的纳米涂层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话,你就可以制造出一些在意大利最近几周内就可以制作出的那种经过涂层处理的锅。它是一个非常著名的锅的制造厂商,它所使用的这些材料永远都不会被刮伤的。你可以在使用时去刮或擦这个锅的表面,但是第二天你会发现,它被擦掉的那部分又自然长了出来,所以它是无法被破坏掉的特弗龙的涂层就可以被制造出来了,所以这些材料它就是一些我们正在做的实验来观察或实验这些材料会有一些什么特性。这就是我们目前和意大利这些人所讨论的一些事情,所以你刚才告诉我的这些事情,它实际上是以不同的方向来制作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实验,希望你能继续做下去,然后告诉我们会有一个什么结果。

LUCYANO:非常感谢凯史先生。

KESHE:如果你发现油它不会沾在锅上面。如果说这个油它浮在锅面不会沾锅的话,它就会大大的改变很在这个领域很多的情况了,纳米材料它不应该会出现任何被粘连的情况,除非你制作出一种边界的材料,就像是搭桥用的材料。我给你举个例子,比如说你有骨架在你的身体中,它是物质的,但是它有甘斯在里面,它就可以允许这些物质的元素,比如说上面长了一些肉还有纤维,它就允许这些类似像甘斯的材料。比如说我们的肌肉它就可以粘在骨架上面。因为它的物质它有界于两种条件之间,这实际上,我们已经完全理解这些情况,但是看到你所向我们展示的实验,也是非常不错的情况。我曾经从你们所做的实验中,也学到了很多的知识,因为就好像我的妻子经常跟我说的那样,经常告诉我说,谁又做了一些别人做的一些新奇的东西,总是让我来看这些东西,在世界上不同的人他们都可能会制造出一些不同的新奇的东西。他们会有不同的想法去做这些事情。这也是整个的计划或目的来做这些事情。现在我们也正在实现这样一个目标,所以你这样做的一个方式我感觉也是非常好的,因为去分享你在这方面所获得的知识就是做这样一些事情的一个作用。是的,就如我所说的那样,你告诉我的这些情况,就是已经做的事情,就是去观察是否可以将纳米涂层给做好处理之后,会不会对这些肉,把在它上面所做的那个肉给烤糊了。会不会有这种情况。在之后的几天,我会和各位来谈一下这个情况。我就会收到他们发送给我的生命之杯。它实际上就是我们生命所需要的水,可以通过它来饮用这些水,现在我们正在观察或正在等待在意大利制作的这些经过纳米涂层处理的锅这些产品或者样品,这样的话,它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情况。特弗龙由于它的结构,现在你可以把肉放在锅上,你可以控制它的烹饪的时间和速度。因为这时这些肉它是永远都没有办法碰触到锅底的,蔬菜也是一样的。可以获取到它所需要的热量,就好像是在一个有很热的蒸汽状态的微波炉当中的那种效果。这些就好像你所做的实验一样,我们也在做各种实验,然后来理解它整个能做的这些事情。


如果说你那边做的整个的过程可以介绍的话,我也是很愿意听你说的。那就好像我们所说的那样,下周我们会向各位展示,我们就在网络教学之后,就进入了一个休假的状态,我们在周四的早上有个会议要开,我就会把一些生命之杯的照片发出来,让知识寻求者到时可以公布出来,然后我们就会在世界各地寻找一些志愿者,把这些杯子发送给他们,让他们来测试。这也是第一次如我们之前做的种子的实验的做法是一样的,那是在四年前所做的事情,当时我们做的就是把这些种子发送给世界各地的人们,这次我们会把杯子发送给世界各地的人们,这样就可以在实验的过程中,来告诉我们会有什么情况是否是可以有什么样的情况,是不是正确的。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把这些情况都告诉我们,所以下一次的国际性的实验,很可能就会在暑假之前或之后来进行,因为整个的过程现在已经得到了一些改变。

RICK:凯史先生,你刚才说的这个生命之杯,是不是和你之前在公布出来的这些专利中所描述的情况一样的呢。就是之前你公开的U盘中的那些资料所说的情况是否一样呢?就是你公开的U盘当中的情况是一样的吗?

KESHE:部分是一样的。已经达到了或者说取得了一个重大的技术性突破,在技术方面,就好象我曾经说的那样,我们已经成功地缔造出了这样一种条件来复制蛋白质。在制造这些蛋白质的过程当中,在我们人体当中制造出蛋白质,实际上就意味着你所饮用的这些水,它那就具有蛋白质的一些属性,它现在正在通过一些蛋白质的一些属性,就是临床的实验进行这些测试,推出的一些实验的结果已经证实确认了它的一个正确性。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实例来确定我们的这种做法是正确的。现在我们做了差不多有一个星期的实验。我们要先看一下它的结果之后呢,然后再过七天左右在进行新的测试,所以,事实上你可以来制作这些杯子,它就可以复制出这些肉类的,比如说牛肉羊肉,或者其它肉类的蛋白质。制作出牛肉羊肉或者说是面包,其中所含有的一些能量,类似小麦的能量。我们在这方面的技术是很先进的。如果我们就象现在这种方式来公布所有相关技术的话,更多的人可能都会变得恐惧和害怕,他们就会说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是骗人的鬼把戏,因为在他们的眼里,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始终就是一些鬼把戏。但是,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都是有效的,所以我们要按部就班一步一步的来做这些事情。你需要注意的一个问题,就是有在世界各地各国政府在很高级别上的这些政府官员呢,他们已经开始和我们接触了,他们也已经意识到了我们正在做什么事情,然后,我们获得的这些支持已经不再仅仅来自于个人,而是来自于政府的支持了。就好象我之前所说的那样,像日本这样的国家的或者说他的政府呢实际上是主动地和我们的基金会来接触,以便能找到解决日本福岛的核污染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实际上就已经展示出了我们所做的这些事情的一贯这种正确性,我们实际上非常受到这些机构或者这些人的尊重,也就是说我们很受尊重的,那些人在网上比如说象sigam.tom? (某网站)他们经常在网上发布一些有关我们的这些负面信息的人呢,他们的这些做法,实际上我还要感谢他们的这些做法,因为他们这样做之后呢,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关注我们。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非常正确的,所以在整个的结构当中,也就是说,在我们整个做事情的整个结构范围当中,我们所做的一贯都是非常正确的。有很多的信息就需要被公布出来。但是,你就需要意识到,就是我们需要在三个层面上来做这些事情。第一个层面就是去做知识的传播,第二个就是实际地去做事情。第三步就是去把我们这个理念,做事的行为方式给传播出去,来以这种正确的方式去使用这些材料。无论你想用什么方式来成功的话,实际上是一个整体的一套的解决方案。但是你需要去理解每个具体的步骤具体的内容。


现在如果说意大利的这些制造商他们能够向我们确认制造锅的过程,能够完成的话,我们就可以了解到在制作食物的过程当中,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它就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过程。实际上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用这些材料永远都不会受到污染。在某种程度上,你使用的是这些甘斯的材料,就是说你使用的这些甘斯它实际上也是你的能量的一部分,你的能量系统可能需要的能量比较少一些,就好象你所吃得这些食物,能够获取到你所需要的那些能量。但是,这是一个过程,我们现在正要对它测试,就好象我所说的那样,制造商已经开始着手来制作第一批的原型机,在某个方面上,就象我所说的那样,你可以在锅的表面制造多个刮痕,在第二天再去看它的时候,它所有的那些刮痕就都不见了自己长出来了,因为它有磁引力场的那一层,因为它的层的磁引力场在刮痕在周围,在它的表面制造出一个表层,制造出它的一个层出来,就相当于做了一个修复的过程。从科学的角度上,我们就可以预见到这样一种效果,我们也做过这方面的实验,几年前在铜片上面做过类似这样的实验。我们用砂纸去将这些纳米涂层处理的铜片进行打磨,然后就把它放在房间里面放了一段时间,再来观察,你会发现它的那些涂层再一次又自己长出来了。但是,你需要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做这种测试。

RICK:我想它这种过程也会在这些锅的上面得以重现的,那我之前读到过这方面的内容。这也就是为什么氧化铜,在它的内部去做一个涂层,在正常的放射性类型的反应器当中,如果说它遭到破坏的时候,受到辐射的破坏,它就可以进行自我的修复。所以,它实际上是这种涂层的一个很重要的特色。

KESHE:哦,是的。那么它是放射性的一些材料,用到的是铜的一个放射性的一些材料,放射性的辐射的一个属性。但是呢,你说的这种类型的铜和你想的那个铜实际上不是一回事。

RICK:不是同样的氧化铜。

KESHE:它是不同的铜,是完全不同的铜。所以,这个进程就是,是人们都非常希望能够获取到的这些技术,这些技术对我们来说也都是公开的了。

RICK:是不是没声了?我想他在这个地方可能掉线了。我已经听不到凯史先生你的说话。

VICNE:是的,我想我们这边掉线了。我们这边没有问题。据说,我们这边和凯史那边再次掉线了。

RICK:我不知道他是否现在还能够听到我在说话。太空学院是否能够听到我的说话,我想我们遇到了一些技术上的问题。应该再给他打电话给他接上线。

BRAT:是的,我们这个连线很差。可能有什么问题。可能需要我们现在去给他打电话。

VINCE:不用急,等一会儿,看他会不会自己上来。

BRAT:当他再上来的时候,可不可以再请问他一下这个问题,就是他刚才提到那个修复的问题。我曾经有过就是膝盖上面曾经受过伤,当时,我的腿曾经被一些金属划伤很厉害,然后就留下了一个很大的伤痕,我想问一下,能不能帮助把我这个腿上的伤给修复好。


RICK:好的,看上去他完全掉线了。问一下我们这边还有没有其他一些想问的问题,就是来自gotomeeting那边。

VINCE:很快,我们今天的整个节目就应该结束了呢?还是让他谈下还有其它想说的事情。再看一看他是不是想让其他的知识寻求者也来说一些事情。

RICK:对,说得不错。一个好主意。

BRAT:Rick我还想问一下,可不可以请问一下他,那么在世界各地,有不同的凯史基金会的设立,我想问得就是,这些其他国家的凯史基金会是不是由它的凯史基金会总部来提供资金设立的呢?还是这些国家自己来运行的,还想问的是这些世界各地的凯史基金会他们都在做什么呢?是不是都各自做着不同领域的一些事情,还是说,做一些特别的具体的事情呢?

VINCE:从之前他所说的这些情况来看呢,brat,他就说过,每一个凯史基金会都有同样的知识。所以,如果说有某人在某一个时间点上出现了一些知识的话,其他的知识寻求者就应该跟其他的凯史基金会共同分享。

BRAT:是的,我知道这个事情。但是我想问的就是,他之前提过在保加利亚那边做得具体的是医疗方面的一些工作,其他的一些地方可以做一些具体的一些其它领域的技术,我想问的是这个事。你们想问的是什么问题?

VINCE:你好,凯史先生。

KESHE:刚才我们刚要谈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结果呢我们就掉线了。

RICK:是的,实际上,我真的应该当时避口不谈这些问题,那个时候。

KEHSE:是的,我们所做的整个这些都是有关很严格的控制。

RICK:我想我们不应该谈论这方面的事情。(也是凯史说)是的,我们不应该谈论放射性的问题。

KESHE:不是,不是这个事。

RICK:brade想提一个问题,就是有关凯史基金会其他一些方面的事情,在世界各地的凯史基金会所做的其他一些方面的事情。可不可以请你,就是brade你自己来提一下这个问题,这样的话更简单一些。(中间停了一段,没声音)

KESHE:他们就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BRAT:好的,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刚才你提到的生命之杯,就是用它来喝水的这个事情,能不能够去对我之前所受到的伤去进行修复呢?

KESHE:你自己就能够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当然也取决于你的伤害是什么情况呢?


BRAT:我小的时候呢,brade说,我的腿呢就被一块金属在膝盖的地方被很厉害地划伤(划断)了。但是后期我又给它接上了,但是在这之后呢,又出现过三次的骨折。现在呢总是感觉到很疼,所以总是感觉非常不舒服这个地方,所以就像知道它能否修复。

KESHE: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你可以喝一些水,然后把这个杯子就放在你的膝盖上然后看看有什么样的结果。(笑)

BRAT:好的,我可以这样试一下。

KESHE:不是的,我们不会这样做事情。(刚才在开玩笑)你要理解它整个的过程,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医疗做事是非常小心的一个原因,人们在做事的时候就总是说你就是告诉我如何如何做的,现在很多律师都会由于某些人做了说了某些事情,就可以通过这些纠缠的官司赚了很多钱,这也是为什么我们队这个事情非常小心的原因。(某人问了个问题不清楚)

KESHE:哦,不是的,我们必须要根据每个病例的具体情况来做出相应决策。就是要看病是由于什么引起,所以这叫具体问题据分析。它到到底是由于大脑受到伤害还是神经系统受到了伤害了呢,然后需要去针对具体情况做出一些具体安排和计划,以它如何能够去修复或者制作出它所需要的环境的条件,不要忘记我们回到了最初的原子,就是我们这个技术的原理,实际上就是你所制造出的环境和条件它就是你所需要的,在截肢的大脚趾这个情况当中,差不多5-6年前的情况,我们制造出它的情况,它就可以复制出人体运行的条件,然后人体就会遵循它的整体过程。这样它的脚拇指就可以再次长出来,同时我们也理解了白肿瘤的过程,我们就可以制作出一个装置放在上臂上,癌细胞它的一些组成的部分就随着这个装置放在上面它就开始一点点掉下来,相当于消失了。然后我们这个过程持续了2个小时之后,看到它的整个癌细胞就没有了,癌的肿瘤就没有停下来了,所以实际上它就表明我们可以对它进行一个全面的控制,这些东西就是其他的科学家需要研发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启动了医疗方面的教学的进程,当时向ELIYA讲述这些医疗方面的知识,因为ELIAY有这些丰富的知识和深厚的经验,她就可以把这些知识通过她的这种语言传递给她的同行这些医生知道能够理解,所以和ELIYA合作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因为她所了解的信息是可以从全局的角度了解这些信息,其他的医疗的一些方法他们实际上都是从局部的角度来看问题的,所以我们也非常了解就是有些人做事情的时候,是因为他们感觉很痛苦的时候他们才会做一些事情,这也是一个很大的一个问题,因为他们想做一些事情来帮助自己,缓解疼痛,所以使用我们的技术就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就像有的人说你的这项技术也会制造出新的癌症,但实际上我们这项技术不可能制造任何癌症出来,因为我们的身体就会根据需要制造出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它怎么可能会制造出新的癌症呢。

LUCYANO:KESHE先生我想打断你一下,我参加了很多次的网络教学,然后我就发现我的身体开始出现了一些症状,所以我就开始使用一些润滑油放在我的膝盖上面用一些。


KESHE:你说什么?

LUCYANO:我说在我的膝盖上用一些油让它润滑一下,这样它就能返回到原来的状态就是减轻它的痛苦,就像刚才几分钟之前你所说的情况,我还没有出现那种受到伤害或者受到损伤的情况,我就在想是不是该用一个小白鼠先进行实验,你刚才说到通过一个全局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我觉得这个是很好的说法,就是来这对整个身体的损伤通过这种方式来治疗。

KESHE:为什么你不去用你所使用的油来给你润滑了呢?

RICK:这个是一个很好的主意。很多人都在用WD40的油。人们都在使用WD40的油给放在他们的手腕上去涂抹可能是为了去治疗关节炎吧,然后又人说用这种油去做的时候还是很有效的。

LUCYANO:我想它对于坟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计划或者很好的职务。

RICK:对我来说我用每一滴那个油在我的皮肤上就好像像要流血的感觉,我根本用不了这个油。LUCY,你那边可以用的话你可以用。

KESHE:对你的状况来说你可以用它,你需要理解的是是什么导致它出现那种状态,这样取决于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润滑,是因为软骨组织还是其他的因素造成的呢?

LUCYANO:这种液体我不知道是不是医学上在用,就是针对软骨组织起到一定作用,给软骨组织提出一些润滑,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些原因它就开始出现一些问题,迟早他的这些软骨组织会出问题的,会被清楚掉的。

KESHE:是的,但是你也可以自己制作出软骨的组织,我们之前做过这个实验可以做的,在关节地方制造出条件,你需要在治疗制作过程中要减轻关节的活动量,因为它所制作出的层是缓慢的过程,如果你不断对关节进行活动区摩擦这个关节的话,那么它会好的很慢的,我们之前做过这方面的实验,我们也看到了在它的结果是100%正确的。实际上之前我们有一个具体的病患,他之前根本没有办法行走,没有办法直立行走要弯腰走,所以你可以把液体水你可以把它放回这个距离中,你可以在这个距离中制造出软骨组织的层,经过几个月治疗之后呢,在它的关节上,所以你需要理解它整个的原因。

KESHE:是的,你总是有很多的问题要问的,问吧。HELLO?

LUCYANO:是的,我总是问很多傻傻的问题,那我怎么才能做到这一步呢?

KESHE:我们需要从全局的角度看这个事情,它到底是怎么形成是怎么回事,如果说这里面没有液体的话,在里面没有你所称的这种情况的话,你还需要找到他的一个原因就是什么促成它形成那个状态,这种事情并不是因为它在那就会发生的,比如大脑就给了这样一些类似这样的指令,来停止制造降低在这个地方制造出软体组织和它所需要的液体,就有人想如果我的心脏出现一些问题的话,我的肌肉出现问题,如果不是意外事故的话它实际上是一种人体需要改变它某些功能的秩序,你需要理解它的秩序,它实际上也是当今制药业需要进行的一个改变,你需要理解一种信息它是来自于你的大脑,


然后让你的关节不再制造出它所需要的这个状态或者在这个过程中提取了更多的相对于它能够接受的东西,它就非常类似像哮喘,有些任他们就有哮喘病,如果你去观察哮喘病的话,99.99%哮喘病偶都是由于肺部造成的一些伤害造成的。那么它是有这种心理上的原因,凯若琳她在这方面做了一些研究,把它作为一个礼物送给了南曼彻斯特的医院,作为礼物赠送给了他们,让他们治疗这些患有很严重的哮喘疾病的儿童,这样就需要花费医生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可以帮助这些儿童,治疗好他们的哮喘病,让他们下半辈子不会受到这个疾病的折磨了,为什么它会达到那样的一种条件呢?它的指令是来自于他的大脑,如果你能够找到来自于你大脑的这些指令是什么的话,它实际上就是不在那个点位上保持住液体,这些事情并不会自己就能够产生的,你需要找到它的源头,你在它的源头的地方改变它的条件,你就会找到医学方面根治它的方法,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昨天就和JOHN谈论这个情况,我这边有一个录音就是JOHN和法国人做的节目的录音,名为“自由一代”这样一个频道。他们准备在8月末的时候来进行这方面的教学,8月份的时候JOHN会把相关链接发出来,像我们说的我们只能说英语,JOHN可以说法语,那是法语的广播是一个国际性的广播电台,在过去的几天一直接受他们的录音节目采访,我也参加了节目就解释了一些相关的问题。在一种简单的方式来说,就是这些人他们把自己称之为与光共生的人,和光生活在一起的人,就是指那些人他们不需要吃饭,那么他们只需要,等一下让JOHN来解释,然后我再来说吧。

JOHN:在世界上就有这样一些人他们不需要吃饭,他们是从这些生命之气(PRANA通中文的“炁”)当中获取营养,实际上就是空气中的能量,光线当中的能量,他们通过这种方式生存已经很多年了。其中一些人他们甚至都不需要去喝水,这个过程在某些地方也有很多人在推广这种做法。比如说在澳大利亚有个地方叫??的地方,现在在世界各地有很多人都采用这样一种生活方式或者准备做好这样一个准备来生存。那么CH这个人在30年前就开始传授这样一种生存的方式。在法国的一个比较边远的地方另外一个人已经坚持了10多年的时间了,我有一个朋友他已经有3年多的时间没有吃饭了,还有一些人他们就说准备也不用再喝水了。所以他们有这样一种生存方式和理解这些情况的方式。也就是说它们能够理解不需要这些物质的食物来生存,或者说不需要这些有形食物来生存。

RICK:我就听说最近就听说NASA(美国宇航局)最近做了一个测试,针对一个人专门做的一个为期90天的实验,是在可控的条件下进行的。这个人是每天24小时每周7天就一直没有吃任何的食物,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他们来观察它整个的过程,所以你也可以通过这个实验来理解这个事情本身是没有什么让人怀疑的地方的。

KESHE:在昨天的时候,他们做了这个录音当中,我当时就详细的解释了这些人是如何做到这样一点的。他们是如何能够在这种情况下维持生存的,没有任何的一个实际的饮用水和吃饭,或者这些具体的食物。这些情况就是最初差不多2周前,当MAHAN大师在这里的时候也说过这个情况,当我是向他解释他是如何做到的,因为他每年都要进行为期21天的辟谷过程,所以他已经这样做了20多年的这样一个时间,每年都有一个21天的辟谷过程,然后他还有很多信众也按照他的这种方式来生存。


我当时就向他解释他是如何做到这样一步的。以科学的角度来解释。然后他说你说的很正确的。就是一个亲身经历这个事情的人来回答我所做的解释说你说的很正确。然后在昨天我们所接受逇这个采访录音当中,我再一次给他详细的解释了这个过程是如何完成的,而且每一个人都如何能够实现同样的这样一个做法,实际上这要回到今天早些时候我们提到我们要回到生物学这一领域上,所以我想这也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来传播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也让更多人了解我们的开始基金会是如何运行的,给科学界带来哪些技术上的突破。当时ELIAY在我们这里的时候我也向她解释了部分的原因,那么在之前向YVAN在过去这些年中解释了部分的原因。因为我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了,所以在聊天当中会说到这些东西。而现在我们会把这一切给他整体的描述出来,如果你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情况的话可以去收听那个录音,我们也有这个节目的录音备份,我们也向制作方做了保证,就是在他们播放节目前我们是绝对不会事先播放出来的。实际上整个过程是以非常简单的方式进行的,它要回到你的纳米涂层上,就是在你的生命之杯上做出来的纳米涂层。其中你所制作出来的很多东西当中的第一个东西就是,当你把纳米涂层和这些盐溶液相当于组合在一起的时候。你会看到它的表面出现一层脂类的成分。它实际上都再次回到了同样的一个生存或者生命的过程当中。人们可以不去食用任何食物或者引用任何水就可以生存,实际上这些人已经学会了如何去给自己的身体制造出它所需要的这些条件。实际上整个的过程还是回到了要制造出它所需要的条件和环境上来。就好像你所了解的在之前的访谈中我所提到的就是:氧气从来就没穿透过我们的肺壁然后进入到我们的血液中,整个能量的转移是通过氢气的电离,通过氮气来完成的。对于那些不理解这个事情的人我再快速的解释一下:当你在呼吸空气的时候,65%的空气含有氮气,有15-16%是氧气,我想在MARKO昨天发布了一段录像,氧气有8个中子和8个电子。如果你把它放在一个很大的像足球一样的球体结构中,而氮气它有14个,相当于一个比较小的球体。然后碳呢,我们所呼吸的空气中的碳它有12个球体,6+6的结构,还有外部的6个个电子,18个都在一起。它们实际上并不是球体而是等离子体的一个球形结构。然后它们相对于各自的位置来说需要一个自己的磁引力场的定位,这样它们之间就会存在一个间隙,这个球体的尺寸大小实际上并不是仅仅由于它所含有的电子数量和质子,中子的数量决定,而是由于它们之间的形成的间隙变得使得它们保持一种动态的状态当中。这样的话你就会有氢气,它本身是一个单原子的结构,单原子的结构氢原子就有一个电子和质子,科学界他们就告诉我们说,他们就有方法和装置来证明他们的这种说法是正确的。他们所说的就是地球是整个宇宙的中心一样,在医学界当中,我们现在知道地球它并不是宇宙中心,这只不过是一种妄想错误的说法而已。所以氧气穿越了肺壁这种说法本身也是一种错误的说法。如果说像氧气那么大的球体都可以穿越肺壁的话,它就实际上像是氧气那么大的一个球体。那为什么那些小的球体比如像,氢气,像氮气还有碳它为什么就穿越不了这个肺壁呢?实际上我们应该在里面看到更多的氢气和氮气,还有碳在我们的血液当中。它的数量要比氧气要更多一些。但是实际上我们却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况,所以实际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它整个过程就是以一种非常简单的方式来说:氮气通过一种压缩,它的孔洞的大小还有在肺部当中的通道就会转换成氮气的等离子体。它就不再以物质的原子结构表现出来。


在这个过程当中,由于它的压力和它所创造出的条件,氮气就会向外释放出氦气,等离子体的能量就相当于氦的等离子体,这是由于肺部的压缩,这些氦气会创造出2个新的条件,这个新的氮原子,它就丢失了氦气的氮原子它现在也有2个选择,由于它丢失了氦气这样它就降格就成为了碳的等离子体,然后再同时它的氦气和它的碳就有这样一种选择,就是和空气中的氧气结合在一起,就形成了CO2,然后你把它呼出体外了,同时氦气由于它的属性,就是它的一个极紫外线的情况就是在氮气当中出现辉光的情况。这就是它这个裂变之后通过它自身的裂变所形成的状态,它本身就分裂成了一部分形成了氦气就是氦原子。这个能量它的一个辉光或者震荡的效应,就能够释放出它的这些电子能够创造出运动。氮气的电子的运行,它就是很类似你所看到的电流,它就会释放出能量穿越肺壁进入到血液当中。这样的话血液就获取到了新的能量。血液颜色的改变当它穿越肺部时候血液所改变的颜色就像我们之前所说的那样,它实际上就是因为获取到了这些能量,那么它这些能量就是来自于氮气的一个电离,在氮原子当中所产生的这种电离和辉光的过程。所以根本就不是说氧气穿越了我们的肺壁,当你的血液经过肺部之后它变得更加的明亮,鲜艳鲜红的原因,就是有人说它是经过了氧化的作用,实际上是因为它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能量。就好像我经常所举的例子,在房间当中有一个可以调节的灯,如果你把它的电流加大的话。也就是说你给它更多能量的话,这个房间的灯光亮度就会更大一些,如果你把它调节更低一些就会让灯光更暗一些的话,这样的话你房间的整个光线就会更加暗一些。所以说对于血液中这些能量的提升就是一个转换而已。在氢气的水平穿越了肺壁的氢气的水平,而不是处于或者通过物质的水平级别上,我们的人体实际上是一个完整完全的真空状态。我们的肺部也是具有某些真空状态的,如果你仔细观察人体的话你会发现它有一个入口就是我们的嘴,还有一个出口就是我们的肛门。然后在我们的身体其他的位置就没有任何地方,让你把这些外来的东西通过我们的皮肤肌肉或者组织进入到我们的身体当中。所以实际上在你的消化系统中它也是有一个同样的过程在发生着。比如说你的胃部它有酶的存在,你会转化或者同样的一个过程变得更加的松散了。那些食物经过你的大肠的时候或者肠道的时候,这个物质的能量就穿越了肠壁。它就是从一个开放的空气当中或者空间当中,就是你的胃部,然后进入到了淋巴系统当中,这也是为什么淋巴它是一个很透明的材料。因为它能够吸收到你所食用的这些食物的所有能量光谱。所以你现在实际上就能够理解一个非常简单的过程。

(第四次翻译截止02:12:06